巴士阿叔不快樂

「人家開左麟右李演唱會,我們又要多做兩粒鐘才能下班,但補貼的薪水只得三十多元!」

昨夜,遇上一名不快樂的巴士阿叔,向我大吐苦水。

晚上,我在等巴士回家。來了一號我從未乘搭過的,印象中好像這號巴士也經過我家樓下,於是上車時問了司機一聲:「請問會否經過 x x 街?」

x x 街是我住的地方。

那巴士司機皺著眉,乸口乸面,滿臉不耐煩,最後抿著嘴,闔了兩下他那對異常沉重的眼皮,算是回答了我。

我說了聲謝謝,嘟了八達通後,由於挽著一袋二袋重物,便順勢坐在門邊面向著司機的座位上。

司機這樣對待乘客,算是頗不禮貌了,但那一刻我倒沒有動怒。他的不禮貌是他的不對,為什麼要因為他人的不當行為而令自己不高興呢?發怒的感覺很不好受,因為他人的不對而懲罰自己,實在太愚蠢了!

我默默地看著這位司機,見他一邊駕車,一邊對身旁所有一切都感到十分不滿,車站乘客揚了手但沒有上車他不滿,車上乘客下車太慢他又不滿,路上其他巴士在他車前切綫他更不滿 ……

他不斷嘖嘖有聲,一時嘆氣,一時對別人手指指,一時「藐嘴藐舌」。看著他,心內很為他難過,對身旁的每人每事都這樣不滿,他工作得多麼不快樂。不知他是否當天被上司罵了,抑或被老婆罵了,那一臉晦氣,簡直生人勿近。

這令我更感覺,實在毋需因為他的不禮貌而生氣。黑口黑面的人,其實他自己的內心多麼痛苦難受,他並非刻意令別人痛苦,但他內心的痛苦已經「滿到瀉」,他怎麼還有餘力去擠起笑容?如果去介意那些所謂「尊重不尊重」,到頭來只會弄得自己陪他一起不快,實在太不化算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他忽然回過頭來跟我說:「其實這巴士不會經過 x x 街的,我在隔鄰那條街讓你下車吧!」

我愕了一愕,聽他語氣倒也平和,我心想,難道人與人間真有所謂的氣場,是我內在的平靜所散播的磁場令他「良心發現」嗎?

「但我平時的確看見這號巴士駛經那裡啊!」

「你看見的應是過海路線,但我這條是回程線。」他卻沒有解釋為什麼誤導我上車。「但不要緊,我會在隔鄰那條街讓你下車!」

「隔鄰那條街有站嗎?」

「有巴士站,但沒有這號的巴士站。但不要緊,我會照樣停,讓你下車!」

吓,咁都得?

「住你們那頭,很多人都搭錯車,你下次不要再坐這條線就是了!」

呵,原來是好心司機一名。

聽他語氣轉趨緩和,我好奇心起,乘機打探他「黑口黑面」的原因:「哦,怪不得你那麼燥火了,原來乘客們這麼論盡!」

「每日踩足十一個鐘,唔燥就假!夜晚一點才收工,第日十二點就要開工。」

但聽來也有足夠的睡眠時間啊!

他不以為然,惡狠狠地白了我一眼:「阿姐仔,你真係針唔拮到肉唔知痛!夜晚一點收工,回到家兩點,食埋飯,三四點上床,第二朝九點幾要起來……」

我不敢辯駁,只好聽他說下去。

「踩足十一個鐘,中間只得一粒鐘食飯,其餘時間根本沒有休息。所以而家咁多司機炒車,都是有原因的 ……」

「人家開左麟右李演唱會,我們又要多做兩粒鐘才能下班,但補貼的薪水只得三十多元!」

哦?即是平均每小時十多元!他的牢騷、他的憤懣,我漸漸的聽明白了。

「現在呢班車係這條線最後一班車了,但埋站後我重要去揸另一條線,公司係唔會比你太早番去休息的 ……」

唉,他的工作條件可能真的有點不合理,但他整天在腦海內重溫種種不快,只能把負面感覺不斷加強。心中那份怨氣,經過他的心態去放大,到頭來只會比他駕駛的大巴士所噴的廢氣還要怨毒。

無法改變環境,便得改變自己的心態去適應環境,從來都是金科玉律。

否則,苦水不斷吐,或許在吐苦水那刻感覺有點紓緩,但苦水吐過了,乘客還是要下車,他還是要面對自己的生活,心態不改的話,日夕泡在苦水池中,苦的,還是自己。

回到:生活百味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