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樣衰」捐書記

話說近日有空,於是把幾袋已經看完又不打算保存的書,拿去康文署圖書館捐出。

這些書,其實看完已有一段時日,反正放在家裡也是束諸高閣,而且家中空間有限,不如引「捐」成一快。經過我多次翻來覆去檢查,確定真的「有放過,冇殺錯」後,終於裝滿幾大袋,約同守護神小寶,「打的」載去附近圖書館。

圖書館職員連忙拿出表格叫我填寫,其實我已捐過多次書,以前一些從書展或佛堂取回來的結緣書籍,看過後,都會拿去圖書館,不過如果圖書館職員審閱過後認為不適合放在圖書館,我會前來拿回,那些書都是有心人拿錢印的,希望宣揚佛法,如果不拿回,我怕圖書館不知怎樣處理,萬一當作廢紙拿去回收,浪費人家的心血就不好,所以表格都要費神逐一把書名寫上。反而自己從書店買來的書,圖書館如不要,我也就算了,也懶得來回跑幾趟。

正當我在填寫表格之際,圖書館職員便把我捐的書逐一拿出來點算 。我一抬頭 —— 咦?

我看見有幾個與我依偎多年的伙伴,如今一一躺在冰冷的圖書館桌面。那些都是在我的黑暗與惶恐歲月裡,曾與我並肩攜手跨過生命苦海的鬥士,怎麼我今天竟無情地把它們捨棄?

雖然,我知道,我也希望,未來的日子不會再需要它們,但,共過患難,到底是生死之交,而且,它們都是有價值的好書,難保一天,我又會再擁它們入懷。我是不是昏了頭?

我望望圖書館職員,一邊裝作若無其事地把那些書拿在手上,漫不經意地:「呀,其實這一本 …… 」圖書館職員繼續把書從膠袋內一一拿出,我好像陸續看見我一個又一個錯誤的決定,忙不迭伸手把他拿出來放下的書又逐一拿起,邊咕噥著:「咦,怎麼這一本 …… 」

「不要緊,你現在還是可以拿回去的。」職員朝我發出了一個會心微笑。我想,其實,這些場面,他會不會也司空見慣呢?

我連忙低頭,三爬兩撥,把許多本他拿出來的書一一放回膠袋裡。我面紅耳熱,猛說著「對不起!不好意思!對不起!不好意思!」

小寶在圖書館門外等我。月色下,她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捧著一袋書從圖書館飛奔出來。

「幹嘛啦你?」大概我的樣子有點嚇人吧。

唉,佛陀說「慈、悲、喜、捨」。這個「捨」,竟是這樣艱難啊!

回到:生活百味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