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恐症 — 來自神經系統的愚弄

復康服務機構「再生會」早前訪問二千多名市民,居然多達 67%出現恐慌徵狀。這真不是一個小數目。其實驚恐發作,離不開焦慮與壓力,因對發作的疑慮,日積月累便產生了「驚恐症」。

驚恐症的形成,其實來自三個元素:過敏反應 sensitization、困惑 bewilderment、恐懼 fear,一環扣一環,帶來患者的心理負擔。

「過敏反應」指的是神經系統在面對壓力時所作的激烈反應。其實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常都會遇上這種「過敏反應」。例如,經過一天充滿壓力的工作後,我們的神經系統自然處於繃緊狀態,然後,一件小小不如意事,都可能觸發內心很大的不快!但我們因為對此已習以為常,所以不會大驚小怪。

但「嚴重的過敏反應」 severe senitization ,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它會令人心悸、作嘔、手震、冒汗,甚至呼吸困難,讓人以為自己剎那間快要死去。而這些徵狀不但激烈,還突如其來、毫無徵兆,令患者不由得感覺自己的身心一定出了很大問題。其實,只不過由於患者神經系統的極度疲勞,以致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外在事件,或一時的情緒牽動,甚至一閃而過的驚恐想法,便足以引發這些「嚴重的過敏反應」。

所以,一切也只由於壓力作崇,只是患者因被嚴重的過敏反應困擾,沒有想到原因只不過是如此簡單。不要以為只有某一類特定人士才會遇上,事實上,任何人受到持續的壓力,遠超負荷時,也會誘發相同徵狀。

由於患者不明所以,自然便產生了困惑 bewilderment 與恐懼 fear,由困惑與恐懼產生焦慮,焦慮又再催生更多神經系統的劇烈反應,周而復始,導致患者在恐懼邊緣苦苦掙扎。很自然地,患者極度希望做回以前一切正常的自己,但卻沒有想到,不斷的掙扎,到頭來只為自己製造更多壓力,令神經系統產生越來越多腎上腺素、壓力荷爾蒙,然後那些壓力荷爾蒙及腎上腺素又催生一系列身體的過激反應 …… 造成惡性循環。

患者這時候會錯覺地以為自己變得「異常」,以為自己的心理或身體「出事」,但其實,我們的神經系統只是很忠實及盡責地作出反應,執行它的職責與功能,那些反應,與我們遇到危難時的身體反應,沒有絲毫分別。分別只在於執行這些反應時,並非我們身處危難的時刻,反而是風平浪靜之時,於是才令我們不知所措,困惑連連。

一言以蔽之,驚恐發作無異於「嚴重的過敏反應」而已。而我們對這些身體反應的內心困惑,與恐懼,就成了不斷「活化」這些嚴重的過敏反應的元凶,令它們生生不息、永無休止 ……

既然如此,那患者應如何是好?

作者說:「改變心態,是我們能夠重新掌控神經系統的關鍵。」

譯寫自:Peace from Nervous Suffering, by Dr Claire Weekes : Ch. 1 Sensitization :  the Simple Cause of so much Nervous Illness 

 

回到: 《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