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完)

人急,智生。

我猛然想起曾經看過的一本書,它說,如果真的感到無法控制恐慌時,唯一的做法,是不去控制它,反之,放任地對它說:好啊,睇你又會驚成點!

這個方法,對我來說曾經奏效。記得以往曾有次在地鐵車廂內恐慌發作,我控制不了,於是照辦煮碗,果然數秒之間,我整個人便鬆弛下來。

當人一鬆弛,恐慌感便如靈魂出竅般,一眨眼間便離我而去。

周身刀,猶幸有張利。

故技重施,我終於在回程的機艙內鬆了口氣。

餘下的航程裡,我不敢掉以輕心。

空姐派來飯盒,我連忙吃下。因為白飯內含的碳水化合物會刺激胰島素的釋放,胰島素會幫助更多的色胺酸進入大腦,製造更多血清素,而血清素有助大腦控制情緒。上次在台灣回程時,上半程本來很恐慌,下半程在吃飯後才消除了緊張感。

還有,鈣質也有鎮定神經系統的作用。於是,我問空姐要了牛奶。

牛奶送飯,咁大個女可是第一次。

來回兩次航程有這麼大的分別。我倒認為,與個人的期待有關。

去程時,戰戰競競如臨大敵,有丁點風吹草動,也認為必然,反能小心應付,成功制敵,便增加了自信去面對餘下的航程。

相反,回程時,認為自己可以應付,難免帶點輕敵心態。待敵人出其不意突襲,便頓時手忙腳亂,手足無措。

說不定兩次航程的緊張程度都是一樣的,只是我的期待有別,去時期待大恐慌,來了個小的,自然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回程時期待零恐慌,一樣來個小的,便覺原來自己功夫未夠,無法招架。

期待跟落差的關係,原是這麼吊詭。

回港後,向心理輔導員報告了情況,她也替我高興,讚我做得不錯。

我沾沾自喜:「其實我也知道,今次旅程,要不是平安無事,便是搞出大件事!」

她忙不迭反應:「喂,你可不是平安無事啊!」

我心頭一陣不悅,暗忖:「怎麼你這麼負面?你不是應該鼓勵我的嗎?」

無奈,我只好紅著臉尷尷尬尬地爭辯著:「是有一點小問題,但我終於能順利克服啊!」

她笑了笑:「你有沒有發覺,你的想法總是這樣極端?非此即彼。其實,人生許多事,不會完全無風無浪,最重要是如何乘風破浪。我就是不想你存有那種非黑即白的思想。」

唉,被人點中死穴,惟有點頭受教。

情緒來自思考,許多情緒病,也是由於思想出了偏差所至。

心病還需心藥醫,吃在口裡的藥物只能治病於一時,說到底,良好的思考習慣才是最好的心藥,在驚濤駭浪的日子中協助心靈排毒。

半空的驚慌終於結束,但人間的逆旅還是會陸續有來,這帖心藥還得好好珍而重之,讓法寶袋內又多加一件武器,如此,才不枉我在九霄驚恐一場呢!

(全文完)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