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五)

步向頭等機艙,迎向我的是一名胖鬼佬。

他向我堆起滿臉笑容:「這是你第一次坐飛機嗎?」

「自從患上驚恐症的五年來,是的。」我答道。

「但其實未患病前我也常常坐飛機。」我補充說。

「那你為什麼還害怕坐飛機呢?」

「我不是害怕坐飛機 …… 」我耐心地解釋。

「那你是怕上空的氣流嗎?飛機遇上氣流是會搖幌的,那是正常的,你不用怕。」 胖鬼佬還熱心地用手比劃著飛機搖晃的姿態。

唉,九唔搭八!他們怎麼好像對驚恐症一無所知?我要怎樣講他們才明白呢?

胖鬼佬似乎有點不得要領,這時,連機師也跑出來幫忙:「那你是不是患有幽閉恐怖症?」

啊,原來他們至少也認識幽閉恐怖症,算了吧,反正我也真的有幽閉恐怖症,就亁脆認了作罷。

「原來是這樣。」胖鬼佬似乎幌然大悟。「如果你覺得緊張,我這裡有藥。」

「不用了,我自己也有藥。」我連忙拒絶。

「那請你現在先吃一粒藥,航程到一半時,再吃下另一粒。」胖鬼佬還遞上清水一樽。

我萬分不情願碰那些藍色小丸子鎮靜劑,我不想倚賴藥物,我雖然軟弱,又神經質,但還是希望能靠我的意志去飛完這次航程,那是我重建自信的重要一步。

但胖鬼佬用他那雙堅定的藍眼睛望著我,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甚麼航空條例,如果明知自己有問題不肯吃藥,到在半空出了亂子,他們有權利把我入罪。

我心中暗暗叫苦,心悔自己爆響口,小事化大,唔衰攞嚟衰。

沒法,我惟有從手提袋中找出鎮靜劑。

「你不用在這裡吃,回到座位才吃吧。」胖鬼佬揚揚手,示意我返回座位。

我如獲大赦,三步併作兩步跑回經濟艙去。

我決定了。胖鬼佬如果再來問我,我就撒個謊。除非真的不得已,我不想讓藍色小丸子控制我的命運,那等於浪費我月來的作戰準備。

坐下,我收懾心神,預備面對五年來魂牽夢縈的最重大考驗。

機師宣佈:「請各位乘客坐好在座位上,並扣好安全帶,我們的機艙門要關上了。」

呯的一聲,我聽到機艙門關上的聲音。

而我又再開始聽到自己的猛烈心跳 ……

(2007.06.23)

待續 :九霄驚恐記 (六)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