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一)

2002年,我患上了驚恐症。第一次驚恐發作是在前往溫哥華的航班上。

從此,我不敢再坐飛機。

那陣曾經讀過的一本有關驚恐症的書說,有驚恐病人病發六年來不敢乘坐飛機,我當時看得咋舌,心想:有冇搞錯!

但想不到,倏忽間已過五年,沒有搞錯,原來恐懼真的會令人卻步,原來自己也好不到那裡去。

我不想破這紀錄,雖然,踏進長途客機的機艙,對我來說,實在舉步艱難。

五月份,書也唸完了,試也考完了,好想放一個長假好好休息,加上五年來從未回加省親,實在也是時候回去一趟。

這件事多年來一直纏擾心頭,前數年失業賦閒在家,父母也曾叫我回去探望一下兩老,本來那正是放個悠長假期的大好時機,無奈仍受著驚恐症困擾的我,在港的日子也正過得惶惶不可終日。踏入一些密封空間如餐廳、別人家居,甚至地鐵,都令我內心抖顫,只想盡快離開。要我困鎖在機艙十多小時,簡直是一場噩夢。

旁人或會覺得匪夷所思,難以理解,但如果沒有試過驚恐發作的可怖經驗,是不會明白的 — 想像一場要發十多小時無法離開現場的噩夢吧!

沒法,只得以沒錢為理由,加以拒絶。

難得父母還說,代我支付旅費,只想我回去看他們一下。唉,我怎忍向他們訴說我的病?只好再作個理由,狠心拒絶。咬牙恨自己不濟事,千刀萬剮在心頭。

父母的失望,女兒的痛。

經過治療後,猶幸驚恐症近年已沒有再發作 (touch wood !) ,而且近年又要上學又要上班又要考試又要搬家,層壓式的壓力,慶幸沒有將我壓垮,心想,今次再坐長途機,應該可以應付得到吧。

我一直也認為自己可以應付的。

直至真正打電話到旅行社訂票那一刻 ……

 

待續:九霄驚恐記 (二)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