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情癡,男人是腦癡

「女人是情癡,男人是腦癡」 — 台灣的國際自然醫學專家黃鼎殷醫師星期日來香港主持了一場健康生活講座,講及情緒與身體的關係,他以這兩句說話道出了男女兩性不同的情感模式。

「女人是情癡」:許多女性過於感情用事,為自己及別人的生活都帶來了很大的負擔。

「男人是腦癡」:男人們則傾向以理性為主導,既壓抑了自己的情緒,也漠視了他人的情緒。

當然,兩者都不是健康的處理情緒方式。

你的身體2黃醫師提倡的是一套他將之名為「毒出能入」的自我療癒模式。「毒」是「毒素」,「能」是「能量」,在他的新作《你的身體是全世界最好的醫院》裡,他主張人體有自我修復自我療癒的功能,問題是如何把體內的毒素排走,讓能量進入體內。

而排毒的途徑除了透過日常的排汗、排便外,其中一種也得排除的是「思想情緒毒」。

黃醫師說,小孩子自零到六歲,接受了來自父母的「情緒設定」,由於孩子在六歲以前是沒有「自我」意識的,因此在他生命起初的這六年間,他不覺地接收了來自父母的情緒鬱結,並將之內化為自己的,然後終其一生帶著這些「情緒設定」活下去,成為了自己的「頭腦設定」。這些「腦內設定」為他造成了各種各樣的情緒困擾,繼而引發許多屢醫不癒的身體毛病。

根據黃醫師的理論,人體的每一個器官都與父或母的某一種負面情緒有關:

那麼如何解除「思想情緒毒」?黃醫師設計了一套「人生動力療法」,幫患者「解除設定」,讓患者卸下這些自小以來的情緒包袱,以便重獲健康,尋回輕鬆自在的人生。

那天在講座中,他便即場示範了這種「人生動力療法」。現場一位女性參加者,被肝臟問題困擾多年。原來,她常常感到很大壓力,因為自她母親亡故後,她肩負起照顧父親的重任 ……

這位參加者在座位中非常自告奮勇地願意出來參加療法,從她渴望的眼神、踴躍的態度,不難想像到,她有一個非常急切地渴望得到處理的問題。

只是,她沒有想到,我們也沒有想到,黃鼎殷醫師不僅為她處理身體的困擾,還探本索源地為她處理多年來的內心困擾 ……

這位女性參加者,我們就叫她做 A吧。

A 說,她的肝一直有問題。

黃醫師於是請她在現場找出另一位參加者,代表她的肝。

於是,A 找出了另一位女性。

那位被叫出的參加者,需自我重覆 9 次:我是 A 的肝,我是 A 的肝 ,我是 A 的肝 ……

黃醫師叫 A 的肝在場中行來行去,問她有什麼感覺。A 的肝說:感覺有點重。

黃醫師盯著 A,對 A 說,把你爸爸找出來 (根據黃醫師的「內臟 — 情緒 — 父母」列表,肝臟代表與父親有關的情緒困擾)。

A 從參加者找出另一位女性代表她父親,那位參加者也得跟自己說 9 次:我是 A 的爸爸,我是 A 的爸爸 ,我是 A 的爸爸 ……

之後,黃醫師叫 A 凝望著這位「父親」,當作那真是她的父親,然後轉頭問 A 的肝有何感覺, A 的肝說:感覺越來越重 ……

這時,黃醫師再叫 A 把她的丈夫也找出來,A 凝望著她的「丈夫」,說出自己的感覺:「壓力」,原來,她感覺丈夫不會照顧他自己。

其實,A 也一般的感到她父親不會照顧他自己,A 要照顧身邊這兩個男人,令她只覺「壓力」又「無奈」。

為什麼 A 要扛起照顧這兩個男人的責任?原來,她的媽媽在她小時候離世了。

黃醫師叫 A 把媽媽也叫出來,問 A 最想對媽媽說句什麼,A 對那位代表她媽媽的參加者說:「你這樣就走 ……」

可憐的 A,原來在她幼小的心靈裡,對媽媽有著濃濃的不捨與愛。她媽媽在她小時候離世了,A 竟然曾經想過自殺,要跟媽媽走,她最後當然沒有真的自殺,卻變成了感覺要代替媽媽去照顧爸爸的女兒。

黃醫師叫 A 對著「媽媽」重覆說:「媽媽,我代替你對爸爸的愛,來代表我對你的愛。」

黃醫師讓 A 意識到,自己對爸爸的「照顧」,其實只是對媽媽的愛的一種替代式投射。隨後,他請 A 對著代表父親的參加者反覆說:「爸爸,你是我的爸爸,我是你的女兒,我不是你的太太。」

A 對於丈夫,也同樣懷著一種「擔心」與「照顧」的心態,這當然也影響了她跟丈夫的關係。其實這都源於她從母親那裡所學習到的,對於家中各人的掛慮模式。

黃醫師於是請 A 坐在「媽媽」腳前,想像自己是媽媽肚中的女兒,反覆說道:「我在媽媽的肚子裡,我感覺到媽媽很擔心她娘家,來代表我母女連心。」

在 A 的潛意識裡,原來一直通過像媽媽一樣地去照顧身邊人,來尋回自己對媽媽的不捨感覺。

整個療法的目的,就是讓 A 重新檢視她的一切情緒包袱的根源,通過認清這些根源,去棄掉這些情緒包袱,以黃醫師的話說,就是給 A「解除設定」。由於身與心是相連的,困擾多時屢醫不好的身體毛病都有其情緒根源,惟有拆解這些情緒根源,患者才能找回健康,擺脫困擾,找回人生的動力。

無論你是否相信這個示範所揭露的 A 的肝與她的亡母情意結的關係,但從心理分析的層面,A 對於母親的愛,而衍化出對於父親及丈夫的過度關懷與照顧,卻似乎有跡可尋。

示範完了,每個參加者必須把自己的名字唸 9 次 (我是 xxx) ,以便重新確認本來的自己,而不會繼續代入到 A 的肝、 A 的父親、丈夫等角色裡去。這套療法,看來有點玄,是黃鼎殷醫師所獨創,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可到他的部落格

願意參加這個療法的,需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不介意把自己的問題坦露人前。事實上,在 A 示範以前,本來參加者中有另一位男性也自願出來作示範的,他說身上有「水瘤」,但許多醫生都說沒法醫治。當黃醫師問到他與家人的關係時,他嘴裡形容的似乎是一個完美的家。黃醫師卻認為,這位參加者似乎未準備將自己的問題在人前公開,所以就把示範中斷了。後來當 A 在參予療法時,當現場很多人都投入地觀看時,我瞥見那位男性在不斷低頭玩手機 ,似乎對這種深層的情感發掘絲毫不感興趣。

我又想起了黃醫師的兩句說話:「女人是情癡,男人是腦癡」,什麼時候兩性的偏激可以綜和一下,那多好啊!

 

回到:身心靈療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