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失落記

Picture

暗戀桃花源》是台灣的著名舞台劇,自 86 年首演後,至今已多番演出,我曾於十多年前看過,非常地喜愛,多年來一直懷緬。但今次重看,只覺我心中的「桃花源」,在香港話劇團的演出下,竟然沉痛地失落了。

《暗戀桃花源》說的是《暗戀》與《桃花源》兩個劇目,因安排錯誤而被逼於同一場地排演。《暗戀》的調子是悲劇,講述四十年代一對熱戀中的男女於上海別後,因國共內戰而音訊阻隔,男的多年未忘愛侶,在垂暮之年與她重逢,然而彼此都已婚,男的一切思念與深情,在現世中,只落得病房的匆匆一別,及他無盡的哀傷。《桃花源》則以喜劇形式處理,漁夫因妻子有外遇,一怒離家而撞入桃花源,碰到與妻子與外遇長得一模一樣的快樂夫妻,三個人過了一段忘乎所以的開心日子,漁夫因憶念妻子返家,原來妻子與外遇已組織家庭,但兩情相悅變成日久生厭,漁夫失望至極,尋路再返桃花源卻已不可得。

兩劇在舞台上交錯演出,原作者刻意以迴異手法,一悲一喜,帶出題旨。人生無論是歡樂與悲痛,到頭來似乎都總是桃花源的失落,而遺憾的愛情故事,也因其不完滿才得以盪氣迴腸。戲中還穿插著一個不斷在舞台上尋覓劉子驥的紅衣女子,而劉子驥原就是《桃花源記》中尋找桃花源的南陽人,戲排完了,紅衣女子卻仍在尋尋覓覓中 ……

《桃花源》的故事,原劇以荒誕、誇張、滑稽的手法處理,因為故事本身原就帶點離奇荒誕的夢幻色彩。但這其實是很踩鋼線的手法,功力不足,拿揑不準,稍有差池,便會摔得不似人形。偏偏今次香港話劇團的處理,就予我這樣的感覺。為求觀眾一笑,演員不時爆出「你老味」、「我頂」等對白,或做著一些誇張的肢體動作,甚至性行為動作等,總之務求博君一笑。觀眾又真的很開心,大笑了,台上的演員便又繼續樂此不疲。連女主角蘇玉華也說什麼要去志雲飯局,另一個演員又說什麼要參加殘酷一丁,我看著,只覺這種層次的笑話好像與這個劇目有點格格不入。其實,荒誕不同搞笑,滑稽也異於低俗,真的有需要用這些手法去逗觀眾笑嗎?或者說,觀眾的笑聲真的是這麼重要嗎?是不是滿堂爆笑,就會讓劇團中人認為演出很成功呢?

聞說這戲是賴聲川親自排演的,不知是因他不諳廣東話,抑或是我已經落伍了,原來現在滿城正流行這種詹瑞文式的演出,或許票房才是現實,而《暗戀桃花源》這個劇已經蛻變了,我還是不要繼續地那麼「桃花源」吧!

今次演出有「三地聯演版」與「香港版」,我喜歡蘇玉華,也喜歡潘燦良,因此買了香港版的票。結果潘燦良也沒有令我失望。他演的老態,形似又神似 (除了有些小動作反應較為敏捷外),在醫院與蘇玉華重逢那場戲,問了那句「這麼多年你有沒有想起我」之後,把那蘊積幾十年的哀傷都演出來了。當然,這對於一個專業演員來說,可能沒有甚麼難度。但在一連串的笑聲之後,我感受到滿場的屏息靜氣。而他的痛哭與低迴,最後還是要回歸妻子的懷抱,魂牽夢縈的消逝了,我們最穩妥的慰藉,原來仍在塵世之中。

(2007.08.06)

回到:看書藝文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