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滌生的盛名之累?

到香港文化博物館看「梨園生輝—唐滌生與任劍輝」展覽,老實說,不覺有很大驚喜,展出的任姐戲服、泥印劇本、戲橋、劇照、唱片、剪報等,大概許多都已見過,反而,看到從未展出的唐滌生的西洋畫作、戲曲人物造型圖和書法真跡,更令人驚嘆這一代天才的多才多藝。而更令人嗟嘆的,是看到天才內心的惶惑不安……

Picture

名劇《紫釵記》公演成功,多場爆滿,作為編劇,應該「飲得杯落」。但是,唐滌生卻在他的書法中,流露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的境況:《紫釵記》連滿十場,他卻是心神惴惴不安,臨帖以養性怡情,心中卻只覺彷彿 ~

Picture

 《紫釵記》演至第十四場,他竟心神欠佳,更覺如古人般「意違勢屈,焉能稱意也」! Picture

這種不安,到底來自盛名的壓力,還是成功那種「上山容易落山難」的焦灼?

想到兩年後,即1959年,他在《再世紅梅記》演出第一夜就因心臟病發與世長辭了,不知是否與他承受的壓力有關,想來真令人唏噓難過!

他筆下的書生才子,感嘆著「飄零空負蓋世才華」,但唐滌生本人的飛揚文采,卻從無辜負,可惜,功成名就,卻未能為他個人帶來心靈的滿足、快樂與平安,那 —— 不是太可惜麼?

文章有價了,無奈人生也如夢!蓋世功名將底用?從前錯怨天公!

(2010.03.27)

回到:看書藝文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