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男人》

「一位女性記者,費了十八個月的時間裝扮成男性,將過程寫下成為這部動人心弦、讓人愛不釋手的作品。」這是《自製男人》 (原作 Self-Made Man) 一書的封面介紹。

Picture

電影與電視劇裡,常有「女扮男裝」的情節,今天,在現實裡,真的有一位女性 Norah Vincent ,她本是洛杉磯時報的專欄作家,為了探求男性世界的生活真象,她將自己從外觀上「變性」,裝扮成男子,以男性的身份在男性的世界裡出入,聽那些以女性身份從來聆聽不到的男人心事,體會身為男性的種種苦樂。《自製男人》中交待她的親身體會,及對男、女性別角色的思考。

全書分作8章,每章各有主題。第 1章 <起初>先交代作者易容易服的裝扮經過,接著下來她走進「男性」世界的生活可精采極了,包括混進保齡球場跟其他男人稱兄道弟、到脫衣舞吧去逢場作興 、結識其他女性約會戀愛,還有摸進修道院探索清心寡慾下的男性自我形象等等 …… 最後一章則概括陳述她在這十八個月中的「反串」感受,她如何重新看待男、女這兩種不同性別的物種。

「當男人,大不易」,這是她在最後一章劈頭第一句的概括。起初她以為,當了男人,就能做許多以前她以女性身份不能做的事,但誰知,卻發現做男人,「不但沒有大鳴有放的自由,反而覺得處處受限。」

Picture限制在那裡?包括不能展露真性情,必須要滿足別人的期盼去表現男性氣概,還要虛張聲勢去掩飾內心的需求與不安。男人一向只被容許表現逞強及憤怒,卻容不下迷惘與軟弱。而男人們所得到的好評,往往建基於一些外在價值,而非他們的內在本質。作者真切地聽到男性們的抱怨,及這份「男性氣概」所帶給他們的損害。無奈,這是社會加諸「男性身份」的制約。男性只要展現一點細膩或軟弱,就會被嘲弄、被羞辱。於是男性被逼努力設下自己的感情防線,因為男人的感情早被社會否定了,公開展現?除非是「娘娘腔」吧!

但作者卻窥探到,男性內心同樣具備敏銳又細緻的感情,只是他們絶少宣之於口。因此,女性們接收不到男性的情感訊號,卻誤解它們不存在,而女性對注意及溝通的渴求,卻又不為男性所理解。於是,男性讓女性失望,女性也令男性灰心。這是女性的「失」,也是男性的「失」,彼此都是輸家。

女人要不要為男人的痛苦負責?一方面期望男人英明神武,勇猛可倚靠,但又希望他們溫柔體貼,馴服好使喚。男性為滿足女性這種兩極期盼,實在也夠傷腦筋。女人煩?男人,大概更煩!女人是麻煩的煩,男人可是煩惱的煩呢!

難怪作者說,世上恐怕沒有一種同時包含「男」、「女」兩性稱作「人類」的物種,「男人」和「女人」實在是涇渭分明的兩種生物,生活在兩個平衡不交集的世界。

作者是個女同性戀者,「自幼就是典型的男人婆T」,誰知這次她徹底地以男性的身份出現了,許多人又反過來輕而易舉從她身上看出她的女性特質。原來我們對性別的概念,總包含著一些很細微又未必自覺的觀察,性別的分野需是生理上的,但男女的許多差別也蘊含著社會文化對性別角色的要求,而另一方面性別角色也經年累月通過內化進而侵蝕著我們作為「個人」的本質 — 除了生物的構造,我們的思考行為,總脫離不了性別角色的影響。

最後,作者發覺她無法同時又當男人又當女人,因為兩性的特點如此互相衝突互相排斥,她只能選擇她一向熟悉的性別,作者經過這十八過月,反而更變得「幸運、自豪、自由又自在地當個女人」。雖然她說,她有了新的方式去看待男性,但在相處上,她還是不禁用著舊日的一套,到底那是一種慣性。她誠心盼望,下次碰到男性們軟弱、憂傷時,不會把他們的沉默理解成疏離,也不會以女性慣用的方式,逼著他們嗶哩吧啦把話說清楚,她希望自己能做到尊重他所需的個人空間,單單陪在他身旁就已經足夠。

因此,我在期待她的下一本書,當她以她真正的女性身份,但懷抱著新的思考、新的角度及新的行動去與男性相處時,會否為人類無休止的兩性戰事,帶來新的和解方案?

(2008.04.23)

回到:看書藝文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