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某年中秋夜

話說十多年前,第一年移民溫哥華,第一次在外國人的地方過這中國人的節日,當地固然沒有任何慶祝活動了,於是我們一家就想,我們自己怎樣慶祝好呢?總不能讓它白過吧!

不知是誰出的鬼主意,就說某條河的堤壩,日間風景很美,海天一色,一望無際,中秋夜,必定是個賞月的好地方,一定也有很多華人在那裡賞月。那時移民溫哥華的華人也漸多,相信到時會有一番熱鬧景象呢!

呵呵,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

於是,那晚,我們一家提早吃完飯,還帶備熱茶月餅水果蠟燭等物,慶高采烈駕車到河堤「霸位」。

車開著,我們還擔心到的不夠早,河堤桌椅早被賞月人佔滿。猶幸到達後,發現我們竟然最早到,連忙霸佔有利陣地,登時開心不已。

十月的溫哥華已很有寒意,日間氣溫在十度以下,晚間更冷,我們都穿了厚厚的羽絨外套,坐在堤壩旁,而夜風,在嗖嗖的吹著。

我們坐呀坐,起初還可以,但不久,每個人都開始打嗲嗦,坐在木椅上自顧自震來震去禦寒。

而,在這澟澟寒風下、茫茫夜色中,等來等去,卻還不見有人來。

四顧無人,大家心裡,開始生出了一種恐懼。那裡其實黑得連街燈也沒有,只靠點點月色和眼前燭光映照我們幾個的身影。

夜風在身邊呼嘯,河堤的長草迎著夜風擺來盪去,沙沙的響。

人影沓沓,鬼影幢幢 ……

難怪,難怪這麼清靜,難怪我們可以霸到好位,難怪人跡罕至。

我們一家人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一家人從未如此心有靈犀,連忙收拾東西,往車廂衝去!

回到家,連忙到開燈,開暖氣,開電視 ……

中秋夜,我們最後還是躲在家中,對著電視吃月餅。

月黑風高的浪漫,還是不如燈火通明的實在啊!

回到:生活百味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