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吾老 vs 幼吾幼

我住的屋苑,樓下有海濱長廊,那是屋苑居民跑步或散步的好地方。

長廊上,一些老人家,由外傭侍候著,或扶著散步,或坐輪椅上讓外傭推著前行。

老人家面上的表情,是麻木的。

與身旁的外傭,固然是零交流,外傭自己倒不悶,一邊拖著老人家,一邊忙著講電話,有的一手推著輪椅時,另一手握著電話談個不亦樂乎,把那輪椅推得左搖右擺如過山車,可憐「車」上的老人家,敢怒不敢言。

如果老人們的子女,看到外傭竟敢如此照顧自己的父母,會有怎樣的感受呢?

難怪老人家的子女,不把自己的年幼子女交給外傭,寧願自己帶。這些成年子女,忙著與自己的年幼子女踏單車、打球、在泳池嬉水,締造一幅幅天倫樂的畫面,這畫面「幼吾幼」,卻缺乏了「老吾老」!今時今日的「二十四孝」的「孝」,早變成「孝順兒女」的「孝」,成為「二十四孝」父母,似乎更是「普世價值」,更天經地義!

我們的社會,忙著去說親子,何曾說過親老?

或許,要兒女把心機精神時間用來陪伴年邁父母,是一件沉悶事吧?

可憐老人家寂寞的心,到底有誰去照顧呢?

這是人類的基因在作怪嗎?對於人類這個物種的延續與繁衍來說,在生物學上的發展來說,照顧下一代當然比照顧上一代重要,所以,父母年輕時照顧子女,子女長大成人則照顧自己的年幼子女 ……

但人類的情感與倫理,就只能完全服膺於基因的支配?人不是自詡為「萬物之靈」嗎?

以下這篇文章,在電郵中傳來傳去,收過好多次了,但真有人會時刻記得它嗎?每次看到被外傭「照顧」的木然無助的老人家時,總讓我想起當中的每字每句:

 《當我老了》

當我老了,不再是原來的我。 請理解我,對我有一點耐心。

當我把菜湯灑到自己的衣服上時,當我忘記怎樣繫鞋帶時, 請想一想當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當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你早已聽膩的話語, 請耐心地聽我說,不要打斷我。 你小的時候,我不得不重複那個講過千百遍的故事,直到你進入夢鄉。

當我需要你幫我洗澡時,請不要責備我。 還記得小時候我千方百計哄你洗澡的情形嗎?

當我對新科技和新事物不知所措時,請不要嘲笑我。 想一想當初我怎樣耐心地回答你的每一個「為什麼」。

當我由於雙腿疲勞而無法行走時,請伸出你年輕有力的手攙扶我。 就像你小時候學習走路時,我扶你那樣。

當我忽然忘記我們談話的主題,請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回想。 其實對我來說,談論什麼並不重要,只要你能在一旁聽我說,我就很滿足。

當你看著老去的我,請不要悲傷。 理解我,支持我,就像你剛才開始學習如何生活時我對你那樣。

當初我引導你走上人生路,如今請陪伴我走完最後的路。 給我你的愛和耐心,我會抱以感激的微笑,這微笑中凝結著我對你無限的愛。

回到:生活百味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