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女雜工到女中醫

認識小娟已有十多年,當時她是一所機構的女工友,負責清潔打掃、斟茶遞水等雜務。

小娟性格溫馴,成為機構女主管的針對對象,經常被罵。一次,女主管又找著小娟來罵,小娟坐在她跟前,低著頭在揑弄眼前的報紙,那女主管看不過眼,大聲喝罵她:「收起雙手!聽我講話!」

小娟收起雙手,滿眼噙著淚水,那屈辱,也再忍無可忍了!

她因丈夫吸毒離家,而要獨力撫養三個女兒,以往總不敢辭職。但今次,她終於覺得,無法再待下去。

辭職以後,她覓得在酒店收拾房間的工作。工作是夜班,放工時候是大白天。她感覺日間百無聊賴,行經一間坊間的中醫學院,想到自己有病也喜歡看中醫,對中醫藥也頗有興趣,便姑且報讀。

誰知這一讀,卻越讀越有興味。兩年後,大女兒大學畢業出來社會工作,她的擔子輕了,索性辭工專心唸中醫。

後來,浸會大學主辦首屆中醫學位課程,小娟拿著自己在坊間中醫學院的數年學歷去報名,終於被取錄。

學位課程不易捱,她苦讀七、八年,終於成為了註冊中醫。

穿著學士袍畢業,被鬼佬教授扑頭那一刻,阿娟滿眼也噙著淚水:想不到,自己也有這麼的一天!

今天,她坐在一家中藥店內,穿著白袍子,幫病人把脈開方,與當日那個斟茶遞水、揩抺枱椅的小娟,已不可同日而語 — 她何止「升呢」,簡直「跳呢」!

昔日那個罵人罵得凶的女主管,已經周身病痛,提早退休。其他女工友,依然繼續是女工友。惟有阿娟,以知識,改變命運。

阿娟雖然説感謝那女主管經常「凶」她,她才會離開那機構。但其實最值得感謝的,還是阿娟自己。全香港每日有多少女工友被凶神惡煞的女主管罵過?但全香港有多少被罵過的女工友最後成功變身成為女中醫?

這幾天,我們的財爺讀完他的預算案,從早到晚也有很多市民「烽煙」,中產有中產的怨,勞動階層有勞動階層的怨,年青人有年青人的怨,怨政府沒有照顧他們。我們香港人,怎麼現在都認為要政府照顧了?以往自己打拼闖天下的拼搏精神呢?

老天爺不打救你,政府不打救你,就自己打救自己啦!

回到:生活百味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