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樣「忙」了一生

周末,與從外國回來的好友山美在鯉景灣喝下午茶。

下午茶喝完了,兩個女子爭著付錢,我低頭打開袋子,嘿!銀包與散銀包都不翼而飛!

我心頭打顫,數月前曾經試過在附近被人扒了銀包,遺失銀包那種狼狽相也不用多說了。登時心想:不會吧?又來一次?

銀包在身上遍尋不獲,心慌慌、意忙忙,爭在沒有驚恐發作,山美連忙安慰我說,剛才好像見我把銀包放在桌上,可能遺留在家中。

山美剛才來我家坐過,然後我倆一起出門。出門不帶銀包?應該不會吧。但又想,沿路走來,好像沒有人「埋過我身」,應該不會被扒走吧?無論怎樣,只好馬上跳上的士飛撲回家。

在的士上,已經心急如焚,幾小時的下午茶,會不會被盜的信用咭已被人碌爆?心亂之際,才突然想起:糟糕!身上根本沒有家中鎖匙!

因趕著過年前裝修,出門時又順道把家中鎖匙交給裝修師傅,唉,沒有鎖匙如何回家?

不得已,只好馬上叫司機轉頭馳往裝修師傅那邊取鎖匙,焦慮得手指甲都幾乎咬斷了!

回到家中,一瞥桌上空空如也,那有什麼銀包?心登時涼了一大截。

我發晒茅遍尋家中每一角落,心不斷掙扎,好不好先報失信用咭?但報失了信用咭,萬一尋回,又費時失事啊。

猶幸,終於,終於在房間尋回失散的銀包,旁邊也躺著散銀包!

「啊!」我如獲至寶,開心得與好友不斷擁抱!

好友拍拍我的背,她大概感受到我那種悽惶與驚恐吧!

晚上約了人飯局,已經遲晒大到了,又得先把鎖匙送回裝修師傅處。

趕啊趕啊趕啊 …… 人家來電催促了,我說:在途中,在途中 …… 又忙著致歉 ……

坐在的士上,一場虛驚,真是幾乎虛脫。

「以前這些事只發生在你身上,想不到現在連我也變成這樣 ……」我無奈苦笑。

好友是超級大失暈,試過買了機票,以為明天起飛,無意中一看機票才知是今晚,偏偏護照正在領事館辦理續期,領事館已關門了,她拍門哀求人家把護照發還給她,都算經典。

「你最近有太多事情逼在一起了!」山美說。

對,最近真的很忙,公事、私事、家事都在忙,已經有許多年沒有試過這麼忙了。大事、小事、瑣碎事、無法預計的煩心事,及自己那種事事有要求的性格,真的暈頭轉向,失魂落魄!應該與我一起出門的銀包竟然依舊安然躺在房間中,這些事,以往,怎會發生?

「對,人不能同時處理太多事情,到頭來只有事事做錯。」我附和著。

晚上回家,作了一個決定,給一家出版社作了回覆。

近日有出版社找我寫情緒病的書,我很感興趣,但自知未來數月自己都會很忙碌,內心正掙扎著,好不好接受這工作。

算了吧!我跟自己說:做得不好,壞了名聲,不如不做;做得太趕,不能享受工作過程,不如不做;交不出稿,損毁了彼此關係,不如不做!

推卻了出版社的邀稿,鬆了口氣,心頭終於回復寧靜。

有時我們把自己搞得太忙,都只因太貪。

不一定貪財富名位才是貪,貪多做工作,滿足一種「以量計的成就感」,也是貪;貪成為大忙人的「被需要的榮譽感」也是貪;不斷追逐完成事項的「自我良好感」,亦是貪;貪「以最少時間做最多的事」,而不知精力有限,不量力而為,對成果有不切實際的想法,也還是貪。

貪有時是量的追求,結果,又總是犧牲了「質」。太忙的日子,奔來跑去,氣喘吁吁,遺失這忘掉那,這邊遲到那邊搞得一團糟,又為的是什麼呢?

人生匆匆數十年過去了,忙這忙那,十個煲九個蓋,到兩腳一伸時,問自己到底做了多少件「有質素的好事」,卻一片「茫」然時,「忙」的意義,又到底在那裡呢?

回到:生活百味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