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自己

近年,開始了對自己的覺察練習,漸漸地,好像常常感覺到有兩個自己。

一個是常常動著許多念頭、常常受著許多不同情緒在影響著的「自己」,另一個,則是對自己這些起心動念都經常保持著覺察的「自己」。

譬如,遇上一些令我不快的事情,我生起了負面情緒,那是一個正在憤怒中的「自己」,而同時,有另一個頭腦清晰保持覺察的「自己」,分分明明地看到這個自己正在憤怒,而且還很明白這個自己憤怒的真正潛在原因。這個覺察中的自己很冷靜,冷靜地看著憤怒中的自己的怒火如何升起,然後,腦袋內可能有聲音叫自己不要憤怒但情緒卻依然不受控,繼而,看到這個憤怒中的自己如何在發洩自己的怨憤中毫不留情地傷害那個令我憤怒的人。

舉例說,別人的一句話,我聽了很不高興,感覺受了傷害,於是,馬上勃然大怒,表面看來,那份怒火是因為有人刺傷了我,但那個覺察中的自己在看到了這些怒火升起後,隨而也會明白,其實這份憤怒可能是緣於一個童年創傷,或別人的說話令自己自我感覺很愚蠢,真正的憤怒對象可能是自己也接受不了的那個愚蠢的自己。不過,即使覺察中的自己,明明白白地看到這個憤怒的來龍去脈,這個憤怒的不理性,卻不一定有能力馬上止息這份已經燃燒起的怒火。所以這兩個自己同時存在:一個能看通透自己正在憤怒的充滿覺察力量的「自己」,及一個依然在憤怒中未能平靜下來的「自己」。

除了覺察到經常被情緒操控的自己外,我也不時覺察到那個腦袋充塞著種種念頭的自己。這些念頭包括:不切實際的貪求;對別人的計較、批判;當然,也會有關心關愛別人的善意。一旦覺察了,要止息一些不想要的念頭比較容易,雖然它們不旋踵又會回來霸佔我的思緒。

「覺察」,有助我從一個客觀外在的角度去「觀察」自己,對自己的起心動念有了覺察以後,也令我對別人言行下所流露的潛在意識變得較敏感。有些人在吹噓表現自己,其實反映了內心的虛怯,有些人不停為自己的錯誤辯解,其實是心知自己的錯無法接受。「覺察」有如一塊鏡,分分明明地照出了心內的善與惡,不過,這只是成長的第一步,雖然也是不可少的第一步,期望下一步,是覺察以後,能帶來轉化的開始。

回到:生活百味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