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革命 (秀峰禪院二十周年講座)

「心靈革命」— 一個很嚴肅的題目,乍看其意,就是如何革命性地改變我們的內心囉。

那,好端端的,心靈為什麼要起革命?我們的內心為什麼要作出大大的改變?

除非,心靈在製造一些傷害我們自身的事,又或,心靈的本質令我們活得不快樂,所以非得革命不可。

星期六(11月17日)的晚上,兩小時的講座裡,秀峰禪院的兩位外籍禪師,借助自己的親身經驗,妙語如珠地告訴座上觀眾們,他們如何接觸到佛法,又如何實踐自己的「心靈革命」。

原來,「心靈革命」,說難不難,說易亦不易,只要你願意放棄一樣東西……

為自己帶來改變

祖籍波蘭的宇峰禪師 1 憶述他剛唸完中學時,正是越戰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年青的他還未出家,卻很有抱負,希望透過政治去改變世界,他參與反戰活動,希望為社會帶來革命。

有次,他與朋友組織了一場最大規模的示威,置身成千上萬的人群中。

他們邊遊行邊喊口號,他轉頭望向一同示威的朋友,忽然,他有了一重非常深的感受。

「如果現在是我的朋友在掌管國家,我還願意置身在這國家中嗎?」他問自己。

宇峰禪師再望向示威的人群,他驟然感覺,這群正在激烈地抗議政府的人,內心的貪嗔痴,與被抗議的對象其實又有什麼分別?

他再回望自己:「如果由我自己來治理國家,恐怕結果亦是一樣啊!」

頃刻間,他恍然明白了,馬上離開示威現場。

從此,宇峰禪師不斷自問:「我如何改變自己?」

他涉獵了許多不同種類的書,哲學的、心理學的、宗教的,希望從中找出答案。

他終於發現了佛教,才知道:原來改變內心是有方法的,亦不需要進行什麼神秘、特別、不可思議的活動。

只需要:修行,而只要願意,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帶來改變。

不要停留在那兒

後來,他遇上了崇山禪師,開始了自己的修行路。

宇峰禪師說,年青人,總以為自己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這個世界。

但他的「心靈革命」帶給他的啟示是:世界不亂,亂的是自己的心。

革命的步伐有快有慢,年青人血氣方剛,總希望革命能盡快完成。

心靈的革命也是一樣,宇峰禪師開始修行時,也一味追求快速的結果。

他很精進很用功,但後來終於支持不住,唯有放棄,放棄後又再度努力,但再度努力還是再度放棄。

終於,他意識到,雖然「心靈革命」發生在頓悟的一刻,但心靈的轉化卻需要循序漸進。

其實,對「快」的追求,無非又是內心的一種欲望而已。

這就是宇峰禪師的一場「心靈革命」,他語重心長地說,要改變世界,要從自己的改變開始,由自己的覺醒開始。

正如自己若是失明者,又如何去帶領其他盲人走路呢?

宇峰禪師說,自己覺醒了,不要停留在那兒,還應去幫助這個世界變得美好。

輪到坐在宇峰禪師身旁的大峰禪師 2 演講了,他一開始就用了現場情況作了一個靈活的比喻。

事緣主持在講座開始介紹兩位禪師時,說坐在右方的是宇峰禪師,坐在左方的是大峰禪師。

大峰禪師便幽默地問,右與左,到底從哪個角度去看?

從台上看,跟從台下觀眾去看,右與左,就剛好相反了。

所以,如果我們執著於自己的角度,就無法理解別人的角度。

而這是我們每天與人交往時,都需要面對的情況。

人人都是瘋狂的

大峰禪師引述佛陀的話說,人都有五欲:財、色、名、食、睡。

其中「名」這個欲望,不一定指「名氣」,而是泛指我們都需要別人注意自己的欲望,這欲望潛藏在每個人的心內。

他記得小時候,住在費城的城郊。

那是五十年代,歐洲與亞洲正從大戰後復元,相對地,美國的環境卻頗優裕。

他在街上走,看見每戶美國人都有自己的屋、自己的車,也毋需擔心工作。

經濟發展令國民有安全感,生活舒適而美好。

但他知道,在每間屋子裡、每個家庭中,不同的人卻有著各自的痛苦,來自家庭關係的、情緒問題的、精神問題的,以至各種對於自己的不安與懷疑……

看來,個人的痛苦,與外在環境不一定有關。

二十多歲時,他偶然聽到了崇山禪師的講座。

席間有人問:怎樣才是正常,怎樣才是瘋狂呢?

崇山禪師答道:不執著的人,不瘋狂;少少執著的人,少少瘋狂;十分執著的人,十分瘋狂!

修讀心理學、曾經在醫院當輔導員的大峰禪師笑說,這個答案,勝於他過去十年來的學習與工作!

端的是聽君一夕話,勝讀十年書!那一刻他便知道,崇山禪師就是他一直要尋覓的老師。

「不論從事政治、宗教,即使很有成就,很有財富,如果內心仍有很多執著,那還是一個瘋狂的人啊!」大峰禪師說。

「所以在這世界,人人都是瘋狂的!因為,人人都執著『自我』!其實,『我』並不存在,那只是個人思想的產物。」

到底「我」是誰?

「如果我們執著自我,執著自己的觀點,只聽從自己的意願,到頭來,只會為自己帶來許多煩惱,令自己不停受苦。」

而在我們的思想中,帶給我們最大痛苦的,就是對「自我」的概念。

他叫觀眾們做一個實驗,不妨每天花一點時間,問自己:「我是誰?」

「我」是這個身體嗎?但身體會變啊!由年青變老……

「我」是我的意識嗎?「我」又是我的情緒嗎?如果都不是,那到底,「我」是誰?

「心靈革命」,就是向內看看這個「我」,了解「自性」,看清自我的真相。然後,對許多事物便自然會有不同的看法。

否則的話,如果生命只是用來不斷追求五欲的滿足,還是無法得到真正的快樂。

這,才是佛陀的教誨,才是真正的「心靈革命」。

而有了這場革命,才更有能力,去幫助其他眾生。

回復自己的自性

聽見禪師們分享了自己的經驗,觀眾們也在答問環節,以香港的現況,去請教兩位禪師。

有人問:香港現在每天都有很激烈的抗爭,好像成為主流。個人雖不同意人們的做法,卻又不知應如何處理?

曾經投入參與示威的宇峰禪師答,他不會懷疑示威人士的誠意,行動本身沒有絶對的對與錯。最重要是:人應自問,可以怎樣去幫助改變社會?

出發點是慈悲與愛,當然十分好,但如果背後是個人的私欲與憤怒,那就不大好了。

又有人問:近日香港人對於大陸人的湧入,衍生了不滿的情緒與憎恨。禪師對此又有沒有什麼勸告呢?

大峰禪師於是舉了人與動物的關係作為例子。

本來,人的思維是很寬濶的,因為唯有人,可以洞悉動物的內心世界,因此才能夠訓練動物作馬戲表演,在大自然各種生物中,只有人類的聰明智慧可以做得到。

但可惜,人雖然有了人身,但卻不等於是真正的人,因為現在人的思維變得越來越狹窄了。

這狹窄的思維,令到同一國家、同一宗教、同一家庭的成員之間,都產生了許多問題,因為即使是父母子女,都只知固守自己的意見,而不去聽取對方的意見。

大峰禪師說,其實無論什麼宗教,都叫人回復自己的自性。

只要我們人類找回自性,回復人性,許多問題也可以迎刃而解了。

演講完畢後,兩位禪師緩緩步下講台,是晚的講座,就在主持宣佈完結及觀眾的一片掌聲中圓滿結束。

燈亮了,大家起座離去,我聽到身旁的一對母女不斷嘀咕:「怎麼就這樣散去?不是要先讓法師離開的嗎?」

對,許多時聽法師講座,大會都會讓觀眾們在旁恭敬合十,靜待法師先離去,以示對法師的尊重。

不過,不同組織有不同行事方式,或許這就是禪師們無分你我的表現?

兩母女仍在不斷嘟囔,語氣中流露著不屑與不滿,忽爾,我也有了一重很深的感受。

禪師說得對,原來,人對於自我所擁有觀念的慣性執著,真的不容易打破啊!

 

  • 宇峰禪師(Zen Master Wu Bong),祖籍波蘭,是崇山大禪師最早的弟子之一,
    現任國際觀音禪院歐洲區總導師。
  •  

  • 大峰禪師(Zen Master Dae Bong),美國人,韓國雞龍山無上寺祖室及導師,
    現任國際觀音禪院亞洲區總導師。
  •  

    原載:佛門網《明覺雜誌》第 290 期  及 佛門網《明覺雜誌》第 291 期

    回到:佛度有緣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