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恐症的療癒

我在 Facebook 設立的「我有驚恐症」群組裡,許多組員都在群組中發表了他們受驚恐症折磨的感受。驚恐症不錯是一個很困擾人的情緒病,正正由於它很困擾,大部份組員於是總免不了把思緒集中於自己的徵狀上,包括不時的驚恐發作、沒來由的緊張、無法解釋的心跳、手心冒汗,以致夜間無法入睡等等。藥物只能遏止症狀於一時,最終極的療癒方法,莫過於花一些精神與時間去理解驚恐症的成因。其實驚恐症最大的因由,來自患者的思考模式,惟有確切認識驚恐症,及了解自己的思考模式如何令病情加遽,把自己的思緒完全改變過來,才能得到最終的療癒。

我自己也是透過這個方法痊癒過來的,因此很希望奉上一點點微末知識,幫助大家從此擺脫它的困擾。

以治療恐慌及焦慮症聞名的澳洲著名醫生 Dr Weekes 曾經寫道:「無論神經系統的疾患有多嚴重,其實療癒的能力,都在患者自己身上。」有些驚恐症病人,即使被困擾長達十年,都能夠在她的幫助下,得到復元。

首先,她提醒患者,本身的思考習慣,許多時只會加遽驚恐症的發作。

第一個思考習慣是:與驚恐症對抗。

患者身邊的朋友,許多時都會跟患者說,你要打敗它!而人出於自身的防衛反應,都會對認為有害於己之事,作出抗衡。可惜,這個思考方式用於療癒驚恐症,只會適得其反。

因為,對抗的心態只會帶來緊張的情緒,緊張的情緒會令身體釋放更多腎上腺素,而更多腎上腺素只會刺激更多驚恐徵狀的出現。

第二個思考習慣是:對恐慌感覺的恐懼。

對患者來說,最大的恐懼源於對驚恐發作或身體各種緊張徵狀的恐懼,於是身體一旦出現丁點徵狀,那怕只是一點點,患者整個人的神經立即繃緊,情緒如箭在弦。整天如坐針氈,不斷檢測身體還有什麼其他徵狀,又或緊張地恐防將會出現些什麼徵狀,內心只想徵狀快點消失,或甚至渴望徵狀從此不再出現,自己盡快回復往昔未病發前的狀態。

可惜,這種心態只會造成惡性循環,因為愈無法放鬆,愈緊張,只會愈誘發出更多徵狀,而更多徵狀到頭來又會令患者更加緊張,循環往復下令徵狀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而患者因愈來愈感覺自己難以復原,情緒就愈困鎖其中。

所以,面對驚恐症的治本方法是:打破其惡性循環 !  Dr Weekes 認為,患者應把態度由抗拒變為接受,然後靜待間過去,而「接受」的意思,是坦然毋懼怕、毋抗拒地接受身體徵狀的出現,放棄掙扎、不再嘗試控制自己的恐懼、停止種種自我分析等。

一旦患者開始接受身體的徵狀,而不再經常設想如何與之抗衡,患者的身體自會慢慢放鬆,打破那個因情緒緊張而分泌更多腎上腺素,而更多腎上腺素又導致更多緊張徵狀的惡性循環。

因此,全然的接受,是復元的基本原則。

不過,患者不要以為,只要一旦不再害怕身體的徵狀,身體的徵狀便會馬上消失。也有一些患者,縱然心態上接受了,但由於身體上的緊張徵狀仍然存在,於是便失去信心,甚至以為一世也好不了。事實上,患者的神經系統飽受煎熬,已經很疲勞了,需要一段日子才能復元,請記得,患上驚恐症,也非一朝一夕,因此,復元也需假以時日。而神經系統也需要逐漸地對患者的接受態度產生反應,所以,在產生反應前,神經系統還是慣於在一種緊張的狀態下運作,因此,待它完全靜止,還是需要一點耐性,這是無法急於求成的。對驚恐症患者來說,時間也是最好的治療,就如弄傷了足踝,也不會期待自己翌日便能站起來蹦蹦跳吧?

患者不妨接受在復元期間,徵狀還是會不時回來拜訪,請明白,這是一個自然與必然的過程,是復元過程的一部份。而患者如果能夠採取接受的態度,令情緒反應一次比一次減少波動的話,徵狀也會一次比一次減輕。相反,不斷地急切期望復元,期望徵狀早日消失,只會增加自己的精神壓力,令情緒變得更加緊張,而更緊張的情緒又只會誘使身體分泌腎上腺素,最後導致徵狀加遽。

需要留意的是,許多患者自以為理智上接受了身體的徵狀,但其實,心底裡並沒有真正地接受。那怎樣才算真正地接受呢?只有當徵狀又再來訪時,不再心煩意躁、不再盼望它們快點消失,也沒有常常留意檢查徴狀是否仍然存在,才算得上真正地接受了種種徴狀的存在。重點是,患者一面容許徵狀繼續存在,一面如常工作、生活,換句話說,是學習與它們共存。

亦有些患者可能理智上、認知上明白了毋需恐懼身體的徵狀,但情緒上,還是免不了對徵狀感到害怕,那其實亦只是一種自然的、慣性的情緒反應。這時,患者除接受自己的身體徵狀外,可進而對自己的恐懼情緒也予以接受,當患者不再抗拒自己的恐懼情緒時,那些恐懼情緒也會慢慢消弭,不再帶來困擾。記著,接受的心態會令身體的緊張感漸次消失,隨而會令徵狀慢慢減輕,但這不會是一蹴即蹴的過程,患者得耐心地讓繃緊的神經日漸鬆開,慢慢步上復元之路。

也有一部份患者會變得太努力想放鬆,而不覺間變得更緊張。因為,這一切的「努力」—「努力」遏止緊張,「努力」變作正常,「努力」鬆弛,效果只會適得其反。所以,患者只需保持放鬆態度,不要太在意自己是否仍然緊張、無法放鬆,因為,當你連自己的緊張情緒也能接受時,你的心識自會得到放鬆。試想,當一名患者說:「我整天都在努力放鬆」時,其實又何放鬆之有?

過了一段日子以後,當你不再試圖控制自己的內在緊張、當你不再苦苦掙扎、當你發覺毋需再經常處於作戰狀態,你會開始感受到那種久違的平靜。因為,你不再努力控制、掙扎作戰,你的神經系統終於得到休息,不再誘發身體釋放更多腎上腺素,而腎上腺素的減少也會帶來身體徵狀的減少。

有些患者可能需要服用適量的鎮靜劑去幫助自己度過這個過程,這也是正常的,只是得小心留意藥物的副作用,是否會令你變得抑鬱或昏昏欲睡,所以應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適合的劑量。

另一個有效的方法是找一些能令自己投入的事情去轉移注意力,以免整天都把心思花在檢查自己的徵狀上,但當然,凡事採中庸之道,患者又得切戒太狂熱地找一些事情來渾忘自我。

不要以為復元必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也有一些患者在改變了對驚恐發作及身體徵狀的態度後,只需短短數天,便開始感到不再受它困擾了。每人的身體狀況及改變想法的步伐都不同,有些患者可能戲劇性地快速復元,但有些患者可能需要較長時間,但無論如何,都不用氣餒,只需耐心地靜待時間過去,我們的身體有自我復元的機制,請保持信心,不要讓錯誤的思考方式打擊自己的復元能力。

最後,不要數算著日子:啊,已經過了 xx 天,怎麼我還是這副樣子? 這樣做徒然增加自己的壓力。請讓身體以自己的速率去走復元的道路吧!

資料來源: Self Help for Your Nerves by Dr Claire Weekes Ch. 1 – 8 Self Help for Your Nerves

Dr Weekes 的官方網站:http://www.claireweekes.com.au/

 

回到: 《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