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恐想像與驚恐症

驚恐症的發作其實只是很短的時間 (約十來分鐘吧) ,但驚恐症作為一個揮之不去的夢懕,卻足以困擾患者日復日、月復月,甚至年復年 ……

事實上,當患者不斷地經受著愈來愈多無法控制的驚恐發作時,那就是他們的生活大受干擾之始。

第一次發作可能是偶然,第二次發作可能是巧合,第三次、第四次 …… 患者開始懷疑自己,害怕自己無法處理發作的情況,這就是驚恐症最厲害之處 — 它開始掌控患者的生活!

每個人心底裡,其實都害怕「不受控」,驚恐發作觸發了人們潛藏心底那股無法自我控制的恐懼 —心跳不受控、呼吸不受控,連意識都不受控 — 驚慌的感覺說來便來,實在太可怕了!單單想起,已經足以引起恐慌。

難怪驚恐症患者都怕被「困閉」,因為「困閉」也代表了喪失控制權。所以,患者總是逃避令他們感覺被「困閉」的場所或場合。

其實,驚恐發作許多時總是依附著患者的想像力而出現,有時單是患者「想像」到一些會觸發他們焦慮感覺的場合,已會為身體帶來反應,引起他們的驚怖之感。

不過,這只是無異於一般人也有的由想像觸發的身體反應,例如不用真的吃到檸檬,只在腦中想像檸檬也能令口中變酸一樣,沒啥特別。

所以,患者不妨多點傾聽,到底自己在每次驚恐來襲之前,腦袋在想些什麼?患者可能發現,原來驚恐發作有時是由自己的思想引發的!

因為,患者只是深恐會驚恐發作,已足以誘發身體作出反應。

有些患者一旦發覺,原來自己的念頭是誘發驚恐發作的原凶,復元便變得很快捷,因為他們明白,只要控制好自己的念頭,便能對驚恐發作予以控制。

患者的思考模式是這樣的:

1/ 患者發覺要再次面對一個曾令自己驚恐發作的場所

2/ 患者提醒自己:這個地方曾經令我驚恐發作啊!

3/ 患者懷疑自己,能否再次面對驚恐發作? (如:到時我怎辦啊?如果驚慌得跑掉會否很羞家?我現在單單想起那情況,都已經感覺不自在了!)

患者也可能對自己說:我行的,我不會有事的,即使有事也會有人幫助我的。

但,害怕自己會失控的恐懼委實太大了,最後,患者還是選擇逃避,逃避再踏進那個地方。

驚恐發作就是這樣,磨滅了患者的自信,每次的逃避只會令患者更相信自己實在無能為力,然後,更把無力感延伸到生活其他層面上,相信自己是個失敗者。有些患者便會因此慢慢發展出抑鬱症。

其實,患者是否真的對驚恐發作那麼「無能為力」?

抑或,是患者自己的「驚恐想像」,為驚恐症添加了額外的能量?

譯寫自:Don’t Panic : Taking Control of Anxiety Attacks (Chapter 7) by Dr. R. Reid Wilson

 

回到: 《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