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四)

心血來潮,我致電驚恐症病友艾菲。

只有過來人才能明白箇中感受。

艾菲患上驚恐症已十多年,我們因在同一個社會服務機構接受同一位社工輔導而認識。她也害怕乘坐飛機,但多年來為了陪伴丈夫旅行不得不坐,她曾告訴我,每次在航機上她也得抓著丈夫全程不斷談話以轉移緊張心情。

近日,她不幸患上癌症,正開始了療程。我告訴她我明天要飛了,此刻卻控制不到自己的情緒。

「不用怕。我這麼大的一件事也能面對,你還怕什麼呢?」艾菲好言說道。

多麼貼心的一句說話。

其實,上天給予艾菲的考驗更嚴厲,我這隻驚弓之鳥也應該把雙翼好好收起來了。

晚上,回到家裡,剛好收到遠在紐西蘭的好友 S 寄來的祈禱手帶。

S 是基督徒,這條手帶上寫了一些祈禱的語句,遠道而來的祝福,讓人心更暖。

於是出發的時候,我左手手腕戴上佛珠,右手手腕戴上祈禱手帶。暗暗祝禱:東西方的聖哲啊,請你們做我的左右護法,齊齊護佑這顆心驚膽顫的弱小心靈吧!

守護之神小寶來送行。

我看見機場書店中售賣的雜誌,心想,好不好也買一些上機看呢?

「你手提行李中不是已經有一大堆書報雜誌了?你今次要環繞地球一周嗎?」小寶沒好氣。我被說得赧然。

到我獨個兒進入禁區以後,我的過份緊張本性還是令我禁不住在禁區書店內大手掃貨:壹周刊、東周刊、3 周刊、快周刊、東方新地、忽然一周、新假期 ……

我的手提行李重得差不多提不起。但無論怎樣,我不要讓自己的思緒有半隙空閒。

我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得驚恐症,我想得太多,令自己的壓力太大。環境未曾對付我,我自己的心理狀況先打垮自己。

在航空公司櫃台 check in 時,我依照心理輔導員的說話,向地勤人員說出我有驚恐症。

地勤人員要求我留下電話號碼,說讓機上人員聯絡我。

但,為什麼在禁區一直坐著,卻沒有人致電找我的呢?

到得上機了。我於是問空姐:地勤人員有告訴你們,我有驚恐症的嗎?

「啊,是你!我們的機艙服務隊長要見你。請你沿這條通道前往頭等機艙吧!」

啊!

難道患有驚恐症,可以獲優待乘坐頭等?

 

待續 :九霄驚恐記 (五)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