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六)

客機安穩地在半空飛翔,機艙內,一切十分平靜,機上乘客正各適其適,有人在打瞌睡,有人在看電影,有人在聽耳機,有人細聲地交頭接耳,有人正低頭看書 ……

我也如其他乘客一樣,自個兒默默地低頭看雜誌,卻沒有人知道,其實我內心正湧動著極度的緊張不安。

好幾次了,那種不安逼得我要放下雜誌,閉上眼睛,努力深呼吸,勉強鎮定心神,拼命叫自己放鬆。

可是,我愈要意圖壓制它,它愈向我作激烈的反撲。

我的雙拳緊握著,看似平靜的外表下,我正艱苦地與內心的驚慌感覺作鬥爭,可怖的是,它老是緊緊地籠罩著我揮之不去,飛機在雲上展翅,而我被困在機艙內無處逃遁 ……

我感覺自己那條被極度拉扯著的神經如箭在絃,隨時一觸即發 ……

終於 — 我被擊倒了!一陣排山倒海的恐慌感將我佔據,我心狂跳,還呼吸困難!!!

其他乘客仍那麼安靜地坐著,機上根本沒有甚麼可以讓人如此張惶失措的突發事故 — 但我偏偏就是無法壓止地害怕、著慌,驚怖、震顫!

惶恐的感覺如一張網把我整個人套住,我無法突圍,一個人在旅途上,孤單、無助 ……

我不知怎好,我想求救,我顛危危地站起來,一步步走到機艙後頭,空姐們正圍在一起談笑甚歡。

她們完全沒有察覺我的異樣,但我已經全身乏力,好像快要塌下來,快要崩潰了!

我有種好想歇斯底里大叫的衝動,但我知道我不能讓那種衝動爆發,我不能崩潰!不能讓自己在機艙內驚呼狂叫!

我很矛盾,不知應否告訴空姐我的感覺,讓她們來幫我。但我怕驚慌的感覺一開口道出,便如堤圍崩瀉,自己會在大庭廣眾中失態。

終於,我還是向她們開口。

我說:「請給我一杯熱水。」

她們若無其事地遞過熱水,我竭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拖著蹣跚的步履回到位子上,慢慢把水喝下,拿著杯的手還是止不住的震。

幾口熱水喝下去,或許鎮定了我的神經,緩緩地,我感覺稍為平靜放鬆,心也漸定下來。

然後,我感覺十分十分的累,整個人軟癱在座位上 ……

這,就是二零零二年驚恐症第一次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幕,也就是令我五年來從未忘懷的一次可怖回憶。

刻下,坐在同一樣航程的航機內,那次景況,還歷歷在目,但我努力叫自己不要多想。

我低頭看看錶,啊,原來已不經不覺過了十五分鐘!

我心頭一陣喜悅 — 從起飛一刻開始,我已平靜地在機艙內度過了十五分鐘。

十五分鐘,在我們的生命中,隨時會浪擲的十五分鐘。但世上沒有人比我更明白,這十五分鐘對我來說的劃時代意義!

我告訴自己,好了,航程十二小時,只要再過四十七個這樣的十五分鐘,你便抵步了!

日常無風無浪的分秒,我們毫不憐惜地輕輕鬆鬆任它隨風而逝。到此方知,當它被分割成十五分鐘又十五分鐘的一小塊,而我得在機艙內逐塊逐塊小心撿拾時,平安 — 原來如此難得。

 

待續:九霄驚恐記 (七)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