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八)

滿以為去程時的成功經驗,一定可以令回程無驚無險。

但世事往往出人意表。

上次試飛台灣回來後,臨床心理學家給我分析說,因為我心中認定自己一定會在機上驚恐發作,因此雖然去程時平安無恙,但心頭的緊張還是要在回程找到出口。

是真是假,無法驗證,但無論怎樣,今次之行,總得要把回程都克服,才算功德圓滿。

數星期在溫哥華充電休息,令我腦內充滿快樂物質多巴胺。而且五年前回溫時,我連在星巴克喝了杯咖啡都會即時驚恐發作 (因為咖啡因給神經系統帶來的刺激),但今次我在溫哥華常泡咖啡店,依舊安然無恙,所以自忖情況應該樂觀得多。

於是,樂觀自信的我,那天早餐還喝了奶茶,違反我上機前不碰咖啡因的規定,然後又跟父母吃點心,灌了不少含咖啡因的中國茶落肚。

不知是咖啡因的影響,還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終於,在航機甫開未開之際,心內的恐慌感竟讓我有點支持不住。

與驚恐症交手多年的我,很快便能分辨出,敵人襲擊的強弱,是我控制它,抑或它控制我。

不幸,今番竟是後者。

那種逼切的恐慌感,愈湧愈利害,我不期然想求助於鎮靜劑。

但我不斷告訴自己:不!你絶不能碰它!你一碰它,便前功盡棄!你以後坐飛機,回程都要吃鎮靜劑!你的困難,永遠得不到解決!

我於是從八寶袋內拿出其他法寶,我拼命玩數獨,玩尋字遊戲,令腦袋繁忙過彌敦道。

可惜,繁忙的彌敦道還是會大塞車,我的思想轉不過來,恐慌的念頭堵在那裡,揮之不去。

當你愈想趕走恐慌,那種壓力只會增加腎上腺素分泌,令你愈覺恐慌。當你愈覺恐慌,而你又感到無力擊退恐慌時,你只會愈來愈恐慌 ……

 

待續:九霄驚恐記 (完)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