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二)

旅行社職員向我述說了航班日期及時間,突地,我的心竟開始恐慌起來。

噢,是它了!是它了!又是那種熟悉的恐慌感!它又來襲了!

它不是已經離我而去嗎?怎麼,當真的要訂票了,這下要飛了,不是說說算了,它便又無聲無息的回來了?

怎麼辦?原來,我還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我著慌了,心亂如麻,開始想,我還是不要去了,要不要明年才去呢?或先試飛一些短航線呢?我是否太過勇字當頭?我會不會到了機場才不敢上機呢?到時在飛機上出事怎好?

一連串的問號,只得打電話給好友小寶求救。

小寶是我的守護神,總在身邊扶持我。

小寶說:「如果仍未準備好,就不要為難自己吧。」

但我答應了父母啊,不去他們會失望啊!

「你不是為別人而活,你說個理由,他們會明白的。」

我的忐忑沒有消減,於是致電表妹。她經常雪中送炭,給予支持幫助。

表妹很理智:「你想到要上飛機而感緊張,是正常的,但這不表示你會在機上驚恐發作。」

那萬一發作呢?我記得前陣子外國有位女士在機上驚恐發作,最終搞到機艙大混亂,最後她被捕,還被控告。我怕會重蹈她的覆轍,被機組人員押落機。

表妹沒好氣:「那是極端的例子,你還未至於如此吧?」

唉!沒法,那是我的老友記 —— 我的災難性思考所提供的災難性片段。

「而且,對於這份恐懼,你應該去克服,而不是逃避,你能逃避到幾時呢?明年?明年還不是一樣要面對?」

好一句應該克服,而不是逃避。

但我那顆惶恐的心好像上了彈床,仍在卜卜地跳,我的自信心仍是那麼脆弱,一朝被蛇咬,我仍舊五年怕井繩。我當然想克服,但我克服得了嗎?

我再致電遠在紐西蘭的好友 S。

「你不是在寫你的驚恐症書嗎?你穩穩妥妥的飛完這次航程,可以為你的書作一個完美的結局。」 S 是浪漫型人物,她的答覆也給我描繪了一幅美麗的圖景:「想想你在溫哥華與父母相處的開心日子吧 …… 」

我再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好,飛就飛吧!

連忙打電話給旅行社,著他們給我出機票。

旅行社說,機票出了便不能更改,我可待到最後期限才出機票。

「我不要等了,請你馬上給我出機票!」

我不容許自己再有動搖的機會。

掛上電話,我終於舒了口氣。

接下來的數個星期,是等待上機的日子。

我開始忙碌地做著各項飛行準備。

飛行準備?????

是的,飛行準備。

 

待續:九霄驚恐記 (三)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