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驚恐記 (七)

過了半小時後,我告訴自己說:好了,再過 23個這樣的半小時,我就完成這次航程了。

又過了一小時,我跟自己說:已經過了一小時,只要再多11 個一小時,那就大功告成了!

我就是這樣逐步逐步數算著時間,一點一點的前進著。

不過,我那班共同成長的老朋友 — 已寄居我腦袋數十年的小螞蟻,在這歷史時刻,又怎會輕易把我放過?

每當我的腎上腺素急升,就是牠們的養分得到補充的時候。於是,牠們會急不及待空群而出,爬滿我的腦神經。可惜我的血清素唔爭氣,總是不夠份量將他們淹死。

誰知道,這陣子我在看的一本書,竟然幫了我一個大忙。

書名叫《快樂邏輯》 (原作為英文:Richard Carlson “You Can Feel Good Again”.) ,它的宗旨是:當你的思想被負面思考佔據時,不要再細加推敲琢磨那些負面思考從何而來,不要再尋根究底,問到底是你的成長、你的環境,抑或任何原因令它滋生。你要做的事,只是很簡單:漠視它,摒棄它,把腦袋轉回其他事物中去。因為對它的鑽研、注視,其實都只是在灌溉那幅讓它成長的土壤。只有把思想從它的禁錮中釋放,才有機會回復愉快心情。

這種做法,無疑對我來說是一記當頭棒喝。

記得年前因驚恐症接受心理治療時,曾經拼命抓著臨床心理治療師探討我怎樣可以克服對飛行的恐懼,但心理治療師只是不斷勸我,最好的做法,是忘記這件事,把注意力放在別處,而不是集中火力於「我會害怕」這個念頭上。那時我十分的不服,認為一定要找出恐懼的原由,繼而才能找到破解的方法,所以一定要想通想透為止。如今才知道,其實不去想它,才是不它受干擾的最佳辦法。

所以今次在飛機上,當蟻群一出現,爬來爬去指點詛咒我,告訴我必定會在機上驚恐發作時,我索性連出動正面思考去對抗它都嫌費事了,因為那都要把體內的葡萄糖運上腦細胞作為能量的。原來最輕省的做法,就是給予一個無情的冷漠對待,即是 — 話之佢講乜!原來,那才是最有效的做法。讓負面思考自說自話,無人答話,便會自己冇癮,自動收聲,最後,讓我的腦袋回復寧靜。

待航程只剩幾小時,我竟開始有點捨不得下機。因為,我帶上機的成間 7- 11 咁多的零食,還未吃完,還有那些書報雜誌,仍有排未看完,我攤在座位內,邊吃零食邊嘆雜誌,都唔知幾爽!!!

看到這裡,你一定想,事情總算有個大團圓結局了吧?

可惜,只是半個大團圓結局。

因為,還有回程。

其實,這五年內,我曾經冒險試飛過一次,作為練習,那次是去台灣。我故意選台灣,因為,航程最短。

那次去的時候,還能勉強應付,但回程卻出了事。我的驚恐終於發作,驚足半程。

—— 回程,也是一樁未了心事。

 

待續 :九霄驚恐記 (八)

回到:我有驚恐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